• Hendricks Chappell posted an update 1 year, 7 months ago

    “果然,”羅征的眼楮微微一眯。

    含九姨說完後,目光再次落在那些龍飛鳳舞的字跡上,柔媚的雙眸中隱隱流露出興奮之色,“現在神域到底有多少篇修煉真意的心法,但流傳在外,眾所皆知的也只有五篇左右,而且這五篇都是殘篇,並不完整!不道眼前這這一篇真意心法,是否算是全篇,若是全篇的話,這價值怕是無法估量了……”

    聖人們的確站在這神域的巔峰上,可修到這一層次的人物,誰不希望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?

    他們跨越了神道後,忽然就失去了參照,修為再也無法寸進,如同墜入了汪洋之中,無論如何奮力游弋,都無法繼續前進,忽然發現這些道之真意,聖人們如何不重視?

    即使是那些殘篇,都足以讓他們出手滅族。

    倘若出現一個用來修煉的真意心法,不知道會引起何等的瘋狂?

    不過眼前羅念僅僅只書寫了一千多字,含九姨也不知這心法是否為全篇……

    “這六枚金色梵文一組共九千六百七十三字,我都逐一破譯出來了,它自然就是全篇,”就在這時候,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    “念兒醒了!”

    寧雨蝶這才發現懷中的羅念已悄悄睜了眼楮。

    “念兒!”

    羅征神色一喜,開口叫道。

    羅念爬起來後,上前朝著羅征畢恭畢敬行了一禮,開口喊道︰“爹!”

    十六歲的羅念身高已長到七尺,比之羅征也矮不了多少。

    這個少年已洗掉了身上的頑皮,變得極有定性,在寧雨蝶的教誨下早已懂得知書達理。他自幼與羅征聚少離多,終究是顯得生分了一些,不過他再度見到自己的父親,還是顯得相當高興。

    含九姨打量了羅念一眼,也是開口笑道︰“羅征,你兒子的價值可是比你大多了。”

    听到亞聖的評價,寧雨蝶,玉婆婆等人臉上皆有喜色。

    單從這篇完整的真意心法而言,含九姨的話並沒有錯。

    畢竟羅征的實力,尚且不足以改變什麼局勢,可這一篇完整的心法流傳出去,怕是能夠將整個神域攪得一塌糊涂!

    “這位大姐姐又是誰,”羅念忽然盯著含九姨問道。

    單論輩分而言,含九姨算是羅念“爺爺輩”的人物了,若論歲數那根本沒得算。

    听到羅念如此稱呼自己,羅征頓時啼笑皆非,笑道︰“念兒不得無禮,你該是叫……”羅征原本想讓他叫奶奶,但轉念一想又不太對勁,如含碧蘿的年紀和羅念相差無幾,她也是叫一聲九姨。

    可羅念叫一聲九姨,這輩分也亂了……

    “不要在意這個,”含九姨擺擺手,“稱我一聲九姨就好了,小天才可否將這全篇的字跡盡數寫出來給九姨看看?”

    羅念這般年紀,一直困在仙府之中,又少有外出的機會,自當是喜歡听別人夸獎的。

    他雖然察覺不到含九姨的修為,但隱隱也知道這女子絕非尋常人物,他點點頭,就走到了一側,一手執起了墨筆,走向了平鋪在地上的那些白紙。

    “念兒,要不要先休息一下,”寧雨蝶問道。

    羅念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道︰“娘親又不是不知道,這些字,只要不去念它,不去想它,就沒事的……”

    第一次破譯金色梵文的時候,羅念就發現了這一組金色梵文的奧秘,這些詭異的字若是不連在一起想,一起讀,問題不大,一旦連起來就讓他頭昏腦漲。

    于是每次書寫的時候,羅念都是對照金色梵文一個字一個字的破譯,這樣對他就毫無壓力了。

    只見羅念執筆在手,神色變得十分認真,對照著那六枚金色梵文,在淨白紙面上龍飛鳳舞起來……

    “刷刷刷……”

    偏廳之中,眾人默不作聲,只看那白衣少年運筆如刀,行雲流水。

    約莫小半個時辰後,洋洋灑灑上萬字一一展露在眾人面前。

    看著兒子這般模樣,羅征心中也十分欣慰。

    等到羅念寫完後,含九姨終究還是按捺不住,望向羅征說道,“念兒所寫的這一篇真意心法可否予我一觀?”

    羅征還沒有回答,羅念已撇嘴不滿的說道︰“這真意心法是我寫出來的,九姨你該問我才對!”

    看著羅念的表情含九姨微微一笑,“好,請問念兒可否予我一觀?”

    “那自然是可以的,我沒那麼小氣,”羅念聳聳肩膀,“不過要好處我才給你。”

    我是傳奇boss “這小子……”羅征滿臉哭笑不得。 羅念流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,隱隱還有一絲得意。品 書 網 . .

    看著羅念略顯頑皮的樣子,羅征心中暗嘆,他十六歲的時候,心境可是比羅念沉重多了。

    那也是來自于父親賜予的壓力,他才背負著壓力一路前行。

    羅念應該不在父親的算計之內,若能快快樂樂的成長下去,也是羅征的一大心願。

    “好處?”含九姨眉目間的笑意濃郁,隨後問道︰“你想要什麼,我若是有的話,自然依你!”

    听到這話,羅念腦子轉的飛快,“我要一把槍!”

    “槍?”

    羅征微微一愣。

    寧雨蝶聳聳肩膀,對羅征說道︰“你兒子迷上了修煉槍法,經常去修煉塔同燻切磋。”

    “他可以與燻一起切磋?”羅征眼中流露出驚奇之色。

    以前羅征並沒有看出羅念擁有修煉武道的天賦,即使現在,羅念的修為也僅僅只是剛入神丹境,距離破生死,擴神海還有不小的距離。

    當年羅征所擁有的資源畢竟太少了,一切都要依靠自己去爭取。

    但寧雨蝶等人進入仙府前,也做好了充足的準備,而仙府中這些資源更是能隨意調用。

    所以羅念修煉的速度並不算快,反而是很慢很慢了……

    “切磋招式而已,”寧雨蝶含笑道。

    “就算是切磋招式也不太可能吧,”羅征望著羅念說道。

    燻的槍法並不復雜,但運用起來也極為可怕,兩者之間根本難以切磋。

    “爹總是小瞧人!”羅念不滿了,拿雙眼瞪著羅征,“要不是燻姨那把槍太好了,說不定我還能贏了她!我還讓煉神子幫我打造過幾把長槍,可還是不如燻姨的那把!”

    “真是如此?”羅征還是一臉懷疑之色。

    燻所用的殺戮聖槍是妖夜族的聖物,即使煉神子煉制出再優秀的槍,恐怕也難以和燻的殺戮聖槍匹敵。

    “哼!”羅念只是哼了一聲,似乎不屑于向羅征辯解了。

    含九姨這才說道︰“我不用武器,手中的槍,倒是有一些,不過……”

    她說著伸手輕輕一揮,一連就有六七把長槍,同時指尖一彈之下,一縷縷紫色的霧氣盤繞之下,將這些長槍懸浮在空中。

    亞聖的身家豐厚,這些長槍皆為入品的鴻蒙至寶,隱隱從槍尖流露出的氣息都十分強大。

    寧雨蝶,玉婆婆和慕茗雪等人雖然不用槍,但一眼望見這些長槍,雙目中都流露出火熱之色,她們當然希望羅念能選一把好槍。

    “不過這些長槍的重量,恐怕不是念兒能夠駕馭的,”含九姨接著說道。

    神域中的物質比寰宇中重許多倍,這些槍在神域中即使是證神武者運用也很勉強,更別說只有神丹境的羅念。

    隨後含九姨伸手再度一拂,一把晶藍色的長槍出現在眾人面前,她將那長槍輕輕一推,這槍竟緩緩朝羅念漂過去,“這把空域神槍本身毫無重量,應該適合念兒,不過因為沒有重量,所以毫無手感,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!”

    看著緩緩飄飛而來的長槍,羅念一把將其抓在手中。

    “呼呼!”

    他順手一輪之下,那把輕盈的長槍如風車一般揮舞,那槍尖舞動之下,隱隱要將周圍的空間撕裂。

    “好!成交了!我準許你看真意心法!”羅念笑著就抓著長槍沖出了偏廳,“我去找燻姨了。”

    含九姨要觀摩這篇真意心法,其他人也紛紛退出了這間偏廳。

    關上偏廳的門後,羅征這才問道︰“對了,念兒要去哪里找燻切磋槍法?為何沒有見到她?”

    這次羅征歸來,唯獨還沒見到燻。

    “她在修煉塔中修煉,”寧雨蝶看了羅征一眼,旋即回答道。

    無論是甦靈韻,還是寧雨蝶,仰或燻,都有自己的性情,她們在這里苦等羅征,關系相處的倒也和睦。

    但多多少少還有一些小小的摩擦,不可能真的像閨蜜一般那麼圓融。

    不過慕茗雪倒是例外。

    所以慕茗雪無論是與玉婆婆,還是與寧雨蝶,甦靈韻關系的關系都非常好,就連羅念也與慕茗雪最為親近。

    至于燻……

    在仙府中的存在感相當低。

    她絕大多數時間都用在了修煉塔中,偶爾出來,也只是簡單的交流幾句,問過羅征有沒有回來,然後再度回到修煉塔里……

    羅念對燻有些好奇,很偶然的情況下闖入修煉塔中,就看到燻將一把雙尖槍揮舞的如蒼龍出海,好奇的羅念就對練槍產生了一絲興趣,因此原本對武道毫無興趣的他也開始修煉了。

    當羅征推開修煉塔的門,就听到呼呼的破空聲傳來。

    “燻姨,今天我弄到了一把好槍,和你過招的話,應該不會損壞了!”

    羅征就看到羅念將那空域神槍揮舞的虎虎生風,朝著另外一邊沖過去。

    另一邊,一道高挑玲瓏的身形揮舞著殺戮聖槍輕輕一轉,就已極為干脆的招式架住了羅念那一槍,兩把長槍在剎那之間攻出數次,一聲聲脆響就在修煉塔的第一層不斷的回蕩。

    “念兒的槍法如何?”

    寧雨蝶那只白若羊脂的小手,悄悄的抓住羅征的手臂笑道。

    “對槍意的理解的確不錯,”羅征不自覺地點點頭。

    燻壓低修為之下,純粹以招式上切磋的確能壓制羅念,但羅念的一招一式都有可取之處,遠遠出乎羅征的預料之外。

    “叮叮當當……”

    長槍交錯之下,羅念十分得意,“這把槍不會隨便損毀了!嘿嘿,這把槍比燻姨的槍應該更厲害!”

    雖然羅念是個孩子,修為也遠遠不夠看,但她的性格十分認真,專心與羅念切磋之下並沒有分心留意門前,她倒是奇怪的問道︰“煉神子那家伙的煉器術進步的這麼快?這槍……不可能是他煉出來的吧?”

    之前煉神子為羅念打造了七八桿槍了,羅念又無法以真元護槍,在燻的殺戮聖槍的摧殘下,用不了多久不是斷掉,就是槍尖崩了……

    羅征隨手一槍突刺之下,周圍的空間都隱隱有被刺穿的跡象!

    這里可是神域,就連燻都無法做到這一點,羅念輕松能做到,他手中的這把槍絕非凡品,甚至要遠遠超過燻手中的殺戮聖槍。

    “那家伙哪有這個本事,”羅念撇嘴說道,“是九姨送給我的!嘿嘿!”

    “九姨?府中來人了?”燻心中微微一驚。

    “對啊,我爹帶回來的!”羅念繼續說道。

    听到這話,燻幾乎是下意識的向門口望過去,哪里還有與羅念切磋的興致?

    她這一眼之下,就望見了門口的羅征,身體也是微微一僵。

    正這時候,羅念刺出的一槍已經使老了,無法撤回來。

    燻抿著嘴角露出單純的笑容,看也不看一眼,一只手巧妙一繞,就拿捏住了空域神槍的槍尖,順勢一扯之下,這空域長槍已從羅念手中脫出,朝著一側激射而去,“啵”的一聲,“叮”在了牆壁之上。

    “燻姨你耍賴……”羅念看到這一幕有些委屈。

    燻哪里理會羅念,她就化為一道疾風,朝著羅征直撲而去。

    (上個月第一天是五更,第二天是三更,算是加了四更^_^,這個月應該也一樣,不過這兩天情節有點難寫,涉及到一些設定和後續走向,所以今天沒爆不起來_。今天是三更,算是加了一更,還余-3,一定會補上。順便求個月票) 她以極快的速度沖向羅征,那個完美到沒有瑕疵的身軀以極富韌性的姿態,一把將羅征撲出了修煉塔外。請大家搜索(?a href="/cdn-cgi/l/email-protection" class="__cf_email__" data-cfemail="463806">[email protected]書¥網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說

    寧雨蝶拉著羅征的手,都被帶脫了。

    眾人的神態各自不同……

    甦靈韻看著燻如此奔放,驚訝的用手捂住了嘴。

    羅念張大了嘴巴,愣愣地看著門外那一幕。

    寧雨蝶那小巧的眉毛已緊緊皺了起來,隨即流露出氣呼呼的表情,三步並作兩步,進入修煉塔中,一把將修煉塔的大門“砰”的一聲關上了,同時訓斥道︰“小孩子看什麼看!”

    “又不是故意要看到的,”羅念不服氣的撇撇嘴,“再說我都十六歲了……”

    羅念小時候是在雲殿成長,那時候尚且還有一些雲殿的玩伴。

    後來羅征不放心,將羅念帶入仙府後,日子就沒那麼好過了。

    雖然他沉迷在破譯梵文和練槍之中,可十五六歲終究是血氣方剛的年紀,已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,對這世間的一切事物都充滿了好奇,總希望在仙府外闖蕩一番。

    他提過幾次,寧雨蝶都是以他太小而拒絕了。

    實際上現在羅念也沒有離開仙府的條件……

    若是仙府的結界打開,他們所有人還需要躲入修煉塔中,否則就會裂解成一蓬蓬真元,消失在這個世界。

    這是次級生靈的局限,若沒有大神通根本不可能擺脫,就連羅征也是老老實實的領悟神道,才得意偷渡,羅念不可能前往神域。

    而回到寰宇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

    現在仙府傳送的節點綁定在羅征的艮字令上,再想要進入大衍之宇中,怕是要邁過茫茫的距離,找到大衍之宇的入口才能進入。

    可以說寧雨蝶這群人在進入仙府的一剎那,就等于踏入了一座“孤島”,離開仙府這座孤島,他們都將無法存活。

    ……

    妖夜族原本就沒有人族那麼多禮節與規矩,燻更是缺乏女人的矜持。

    她想念羅征,自然會想方設法的表達出來。

    例如現在她就如八爪魚一般纏著羅征,完全沒有顧忌其他人的眼光。

    甦靈韻和慕茗雪等女看到這一幕,臉上都流露出羞赧之色,將目光轉向一邊。

    “ 當, 當, 當……”

    煉神子不知何故,破天荒的離開了煉器坊,看到羅征回歸仙府,那金屬頭殼上閃爍出淡淡的光芒,他是有話要跟羅征說的,但注意到這一幕後,他又默默地縮回了煉器坊中……

    不遠處的玉婆婆見到這一幕,也同寧雨蝶一般的氣憤,嘴里小心念叨著,“再饑渴也不至于光天化日之下,不成體統,不成體統……”

    “我不願意要這幅身軀了,”燻緊緊抓著羅征,在他耳邊小聲說道。

    羅征一愣,隨即就明白了燻的意思,他緩緩坐起來,將燻抱在懷中笑道︰“說什麼傻話?”

    “這身軀對于我而言,就是阻礙,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,”燻道。